房地产行业5人搞笑小品《招聘》

写在2013的元旦后,准备作为科室年终联欢会的节目,虽然导演把他毙了,但是我依然爱它,是我辛苦创作(摘录及加工)的成果,就留在我的空间里吧,多年后我会回头来看看它。

人物:女经理、男秘、女甲、男乙、男丙

场景:某房产公司人事招聘(备有:一张桌子,两张凳子,旁边立一招聘展示牌,上面写着:万宝招金房地产有限公司,聘公关、文秘、置业顾问若干名)

男秘上场(敲锣):改革春风吹进门,全国人民都精神;公司发展网络人,我陪经理来招聘。

(收拾桌子,准备招聘,嘴里小声嘀咕):领导开会我先来,看看谁坐主席台;领导吃饭我先尝,看看饭菜凉不凉;领导睡觉我站岗,跟谁睡觉我不管……

女经理上场:小李子嘀嘀咕咕啥呢?(面向观众)大家好(来点掌声)谢谢!

女经理:本人,卖切糕发了家,现在准备收购这个(调节语气撒)摩托罗拉;没有人才不好办,今儿招聘特别忙。我开发的楼盘千千万,我卖过的期房万万千,要问我有没有豆腐渣,这个——你得问我干爹!……一号

第一场

(女甲上场,着清宫剧服装、头饰、行清叩拜礼节,语言语调模仿甄嬛体)

女甲:小女子参见经理大人,经理大人万福金安!

女经理:穿越?

男秘:甄嬛?

女经理:没有人给你鼓掌你就不能起来。(等待掌声……没有掌声就叫那些没上台表演和跳舞唱歌的鼓掌)

女经理:起来吧。

女甲:谢谢各位大人(面向观众)。

女经理:妹妹可是姓甄名嬛?

女甲:姐姐见笑了,我非真环,我乃贾环也。

女经理:今儿个可是来我处应聘?

女甲:正是,方才路过,看到贵公司名头“万宝招金”,取法甚是诡异。

男秘:我们公司计划五年赶超万科、保利、招商、金地。

女甲:我若能进贵公司,对我的职业规划那是极好的。

女经理:待姐姐仔细瞧瞧,这身段原是极好的。

女甲:姐姐谬赞,实不敢当。

女经理:只是这腮帮,方方正正,过于西安,怎不思量磨一磨,倒也不负恩泽。

女甲:今儿个是流行锥子脸,赶着时髦虽是要紧,却也不能忘了安全二字。

男秘:现如今医学发达,隆鼻磨腮那都是小儿科。

女甲: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。

男秘:迂腐。

女甲:若是磨了腮、整了容,人没事倒也罢了,便是父母见了不认了,女儿生了不像了,真真是罪孽大了。

男秘:经理,恕小的多言,锥子脸已是昨日黄花,现如今得有沟!

女经理:噢,此话可有出处?

男秘:有言为证“钓鱼岛是中国的,苍井空是世界的!”

女经理:小李子解得好!敢问妹妹可有事业线?

女甲:这个真真的没有!

女经理:挤挤总还是有的。

女甲:挤也没有。

女经理:我听闻志玲、小璐原也是没有,后来就有了,私下想来,明星为何想有就有?

男秘:填的是硅胶。

女经理:噢原来如此,有硅胶可填之,真真是不错啊。妹妹何不效仿一下?

女甲:折煞妹妹了,妹妹万万不敢。

女经理:我这公关一职尚且空缺,若妹妹肯填,我则虚位以待,不知妹妹意下何如?

女甲:劳姐姐费心了。

女经理:磨也不肯,填也不肯,潜规则肯不肯?

女甲:我素闻有女训、女则,尚不知有潜规则。

女经理:也罢,也罢,算姐姐枉费心机了。

男秘:不开窍!

女经理:妹妹可曾读过什么书?

女甲:无非是些水质工程、流体力学之类的,读了也不中什么用。

女经理:听闻有些耳熟,莫不是在建大上的学?

女甲:姐姐所言极是,确曾上过。

女经理:倒让我想起一些故人。如若不然,姐姐荐你一个去处,西安市政,可曾有耳闻?

女甲:如雷贯耳

女经理:我且写一封荐书交予你,你带上见到他们高董,替我问安。

女甲:真有此等好事?你确定去那不用磨腮?

女经理:不磨。

女甲:不填硅胶?

女经理:不填。

女甲:潜规则呢?

女经理:这个你得问台下的新宠,前排坐的都是。

女甲:望姐姐们不吝赐教,妹妹必定从善如流!

女经理:小李子,待会儿把台下漂亮女生的名字都给我记下来,我要好好调教一下她们。

男秘:好叻!

女经理:高董事务繁忙,轻易不敢叨扰。得空(儿)约他喝茶,我这备有上好的雨前龙井…

女甲:姐姐今儿疼我,妹妹来日一定登门道谢。暂且献舞一支就此别过。

(跳舞下场)

男秘:经理,你何曾认得他们高董?

女经理:怎么不认得?昨儿还一起用膳。

男秘:在哪儿啊?

女经理:四楼啊,薛师做的

……

第二场

(男乙上场,扮相帅气,女经理极其痴迷、色迷的一直看,男秘在一旁急、气、无奈状)

女经理:帅、真帅!

女经理:皮肤真白!(走近)

男乙:经理,你好,我叫白小脸,来应聘贵公司置业顾问一职。

女经理:哟,这用的什么牌子的护手霜?(抓住男乙的手不放)

男乙:没…啥也没用(急着把手往回收)

男秘(急):经理,你不能这样啊,有了他哪还要我?

女经理:现在急了?平时让你多体贴点,咋就那么难呢?

男秘:我今后一定多媒体!

女经理:有点迟了!

男秘:我的亲姐啊,好歹我鞍前马后的伺候了你好几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!(苦着脸、急切的)

女经理:赶紧给我消停点,要不马上就备份。

男秘:你一备份,我就悲愤;你一变脸,我房贷就悬。

女经理:没有压力,哪有动力?没有备份,你会安份!

女经理:(转头向男乙)看上什么岗位?随便挑,姐都觉得你合适。

男乙:我学路桥的,专业可能不太对口。

男秘:对呀,专业不对口。

女经理:姐口对口的教你!我看文秘就合适。

男秘:不合适!(大声喊道)

女经理:我说行他就行不行也行。(对着男秘声严厉色)

不会的姐手把手的教你!(对着男乙作温柔态)

(女经理故作姿态翻看男乙简历)

女经理:哟,还是长大毕业的,名校啊!

男秘:二流!(小声嘀咕)

女经理:还是研究生学历!人才啊!二十一世纪就它最贵?

男秘:满大街都是!(小声嘀咕)

(男乙在台上不知如何是好,作局促状)

女经理:我这妆有点花了,我去下洗手间。(拿出小镜子照)

(女经理暂时离场)

男秘:我在道儿上混时你还是三好学生呢!你丫敢抢我饭碗,我就能把你搅黄! 你过来。(男秘对着男乙摆大哥大)

(男秘趁经理洗手之际,对男乙耳语)

男秘:我跟你说,不是哥没告诉你,这地儿真不是人待的地方,我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啊。我告诉个去处…耳语…不要说我说的哦!)

(女经理上场,男秘偷偷拨响男乙电话,男乙电话声响起)

男乙接电话:喂…对,我是白小脸…是长大学毕业的…是…你们那要搞项目管理?…那太好了,我学的就是路桥专业,对口啊!请问你们单位的名称是?…西安市政院…那我一定来…再劳烦问一句,主管的经理贵姓?…哦,科源公司?姓王?那我就直接找他!(电话挂掉)

男乙:经理,不好意思,刚接了一个电话,有家单位招人。

女经理:谁啊?

男乙:西安市政院,刚好跟我专业对口。

女经理:好你个西安市政院,抢人都抢到我地盘上来了!

男秘(得意状):姐,强扭的瓜不甜!

女经理(左右寻思):是不是你告诉他西安市政院要搞项目管理、要招人?

男秘:我哪敢啊,你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!

女经理:就你那点小九九,我还不知道?好你个小子,吃里扒外,等着,我秋后跟你算账。

男乙:这个真不怪他,是我自己的主意。

女经理(对男乙说):所谓生意不成仁义在,应聘不成情意在,这是我名片,有事尽管找姐。(女经理将名片塞到男乙胸前口袋里)

男秘:好,我送送你。(推着男乙下场)

女经理:名片上有我电话、qq、微博、住址,一定要q我呀!(对着男乙远去的背影呼喊)

(男乙下场)

女经理:我本将心向明月…(失望状,叹息)

男秘:奈何明月照沟渠!

第三场

(男丙上场,一口气说完大腕体,北京腔,模仿《大腕》)

一定得选最好的设计院

雇高级工程师

建就得建最气派的主干道

便道直接入户

红线最小也得一百米

什么上水呀,下水呀,纯净水呀能给他接的全给他接上

大街上跑的不是奔驰就是宝马

你要是开一日本车呀

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

你说设计这样的道路,设计费得收几个百分点?

我觉得怎么着也得2个点吧!

2个点?那是成本!4个点起

我不嫌贵你别打折

你得研究甲方的建设思路

愿意修百米大道的甲方

根本不在乎多掏两个百分点

什么叫财大气粗你知道吗?

财大气粗就是——甭管建什么路

都建最气派的,不建最合适的

管你支路、主路、次干路,通通百米朝上

所以我们的口号(儿)就是——不求最好但求最贵!

(女经理和男秘惊讶状,男秘一直跟随男丙看稀奇)

男秘:这不活生生的大腕吗?

女经理:对,好像是那个二楼楼长。

男秘:不对,二楼楼长叫葛优,这个是三楼的。

(男丙表演结束)

女经理:你这是来耍宝还是来应聘?

男丙:才艺展示。

男秘:头一次见这才艺!

女经理:做个自我介绍吧!

男丙:我修过路、盖过房!

男秘:还有呢?

男丙:挖过煤、开过矿、还在榆林做过小甲方。

女经理:有意思,丰富,我看这个靠谱!打算应聘什么职位呢?

男丙:我要卖房。

女经理:我咋瞅着你眼熟,你前年是不是上过非诚勿扰?

男丙:经理记性真好,确有此事。

女经理:不是开兰博基尼的富二代吗,怎么到我这来了?

男丙:哎,一言难尽啊,现如今煤不好卖了,爹靠不住了,只有出来自谋生路了。

女经理(作沉思状,而后对男秘说):我突然有灵感了,就在咱售楼部打一横幅“开兰博基尼的高富帅为您的置业导航”,小李子,你看咋样?

男秘:经理,你太有才了!

女经理:那你说咱们这楼得卖多少钱一平?

男秘:我觉得怎么着也得两千美金吧!

女经理:两千美金?那是成本,四千美金起,你别嫌贵,还不打折

你得研究业主的购房心理,能让开兰博基尼的高富帅为他服务,倍(儿)有面子!根本不在乎再多掏两千。

男秘:对,压倒龙湖,盖过万科!

女经理:哎呀,这真是人才难得啊。有一首诗写得好啊。穿着铁鞋到处找,找啊找,找不到,这个人才说来,他就来了。。。

男丙:老板,我有两句话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

女经理:讲。

男丙:这真是高山流水遇知音,稀里糊涂乱弹琴啊。

女经理:小伙子,你就是我要找的人。定啦,月薪一万

男丙:一万?

女经理:嫌少哪,啊?税后一万啊

男丙:啊,少了(数手指头)八千,税前!

(女经理、男秘惊讶状)

(女护士上场,追着男丙):眨眼功夫就跑到这来了,赶紧回去打针!

男丙(做抱头状):我不回去,我不回去!

(女护士拉住男丙下台,边走边说):对不住了,对不住了,我们没看好病人。

全剧完

咨询反馈
扫码联系

张老师微信号

返回顶部